大发排列3走势图—大发排列3玩法介绍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跑到一半的时候,长线被压下去,弯成一个弧形。

    潘五在高处笑着看下来,司其大喊:“带我上去。”

    潘五往下落了一点,右手握住细线,刷地一下,沿着细线向下滑落,很快来到司其面前,伸出左手一抓,同时放开翅膀,带着司其飞向高处。

    很快回到风筝那里,潘五却是笑着不放手。

    司其说要像他刚才那样。

    潘五摇头:“我只能管住自己,你……有点重,一压就下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我胖?”司其怒道。

    潘五咳嗽一声:“没有,没有!”

    司其低头往下看:“没意思,我要下去。”

    潘五恩了一声,送司其回到地上。

    落地后,司其拢拢头发:“怎么回来了?”

    “我现在是天下第一人,高手寂寞啊。”

    司其笑了一下:“这院子,我买下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能买下来?”谁敢买潘五的院子?谁又敢卖潘五的院子?

    司其看了他好一会儿:“好吧,是借住,我说你是我朋友,你让我来住的,他们就同意了。”

    “他们?”

    “你认识的,秦烨和皓月。”

    潘五苦笑一下:“一个院子而已,竟然要得到皇帝允许才能住下?”

    “反正我是住下了,每天都有人送菜过来,有时候,皓月公主也会过来。”

    “她来做什么?”

    “你什么表情?干嘛?”

    潘五摸了下自己的脸:“表情?什么表情?”

    司其说:“人家来做客不行啊?还问来做什么?难道不能来?”

    “她现在是大元帅,西面在打仗,她还有时间来找你聊天?”

    “打呗,什么时候不打?他们打他们的,我过我的。”

    潘五琢磨琢磨:“小鱼呢?”

    “不知道。”司其说:“对了,有几个姓武的人来找过你。”

    武?潘五说:“不就是外面那个村子么?”

    司其又说不知道。

    潘五想了一下:“未必是找我,也许是想看看新主人是谁。”

    俩人胡乱说会话,司其忽然问起唐天川的事情:“唐师去灵地了么?”

    “去了,一上岛就被打跑了,现在又闭关了。”

    想起自己去灵地时的遭遇,司其琢磨琢磨:“还是现在这样最好,什么都不想,只求平安、快乐。”

    潘五没接话。

    修行到他现在这样,对世界的了解又有不同。司其说是平安快乐,先不说是否正确,只说这种想法,不过是种希望。也是一种哄骗自己的手段。

    真正忙的人,真正有作为的人,脑子里断断不会出现这种想法。

    只有太过空闲,甚至是没有追求,才能胡乱琢磨。比如潘五自己。

    司其又问:“你还去灵地么?”

    潘五说去。司其就问什么时候。潘五摇摇头:“饿了。”

    “吃饭,我会做饭了。”司其拽着潘五跑去厨房,而在高天中,那个大风筝还在飘荡。

    司其确实会做饭了,简单几道菜放到桌上,又有一坛老酒:“我觉得这里比天机阁好。”

    饭后,司其说海陵城有夜市,可以去看看。

    有夜市,就代表着国泰民安,代表着繁荣昌乐,治安良好。

    潘五回想一下从前:“你去么?”

    “去过两次,不过……每次都打架。”

    潘五就笑:“谁让你太过美丽的。”

    司其问:“你想去么?”

    “你去我就去。”

    于是就去吧,去院子里牵来两匹马,两人骑马前往海陵城。

    路过武家庄的时候多看一眼,司其说话:“听皓月说,他们早搬家了。”

    潘五点点头。

    跟上两次一样,这次逛夜市又打起来了。

    司其太漂亮,虽然遮着面纱,可总有人跟在后面,又追去前面回头看,还有人想要看清楚面纱下面的容颜。

    虽然未必会动粗,可是来来回回的,司其难免会不高兴,然后就随便打两个人,就此结束夜市之旅。

    算上这次一共三次,每次情况都大同小异。

    男人好美色是一定的,总有年轻男子不知道天高地厚想要一亲芳泽。

    这个世界,总有很多自我感觉太过良好的人。有的男人明明什么都没有,偏生幻想着被美女看中,有着王八看绿豆的幸运。

    事实是,这种情况或许会发生,但一定与你无关。

    在夜市前面有几家酒楼,存好马匹,俩人沿街而行。

    有了跟班的,司其不停发号施令:“我要吃这个,我要吃那个,我要买那个,我要买这个。”

    一通忙碌过来,潘五先后见到两个小偷,还真有胆子大的,一个戝瘦的小偷男猛往俩人身边凑。

    没一会儿,司其就不高兴了,问潘五:“打断了?”

    潘五笑道:“暴力,真暴力。”

    司其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司其不但好看,声音也好听。她一说话,附近男人赶忙转头来看。

    真是古往今来难以解决的难题,男人如何能不好色?

    不过么,爱美之心谁都有,女人也喜欢看俊男不是?

    反正是有了想法,就容易冲动。

    到得后来,司其真的是打断了两个人腿脚。

    出来夜市后,俩人取了马匹,然后出城……

    回去的道路很黑,只有星光陪伴。

    只是走着走着,刚刚走出几百米远,司其勒马停步:“前两次没遇到过。”

    潘五举起右手:“这些是你的。”他还拿着司其买下的许多东西。

    他们不走了,前面忽然响起声口哨,从黑暗中走出来七八个壮汉。为首一个竟然拿把折扇,走过来打量二人。

    潘五问话什么事?

    拿折扇的白痴让司其摘掉面纱。

    潘五和司其不说话了。拿折扇的白痴就折腾的更加厉害,先说一通狂话,眼见潘五没有反应,以为被吓傻了。这才下令抢人。

    结果一定是倒霉了,拿折扇的家伙被杀死,一群壮汉被打断手脚。

    离开这里后,司其问话:“男人都是这样么?”

    “绝大多数男人不是,但是总有个别坏人色胆包天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不是这样?”

    “我胆子小。”

    有一搭没一搭的说话,马蹄声在黑夜中轻轻送远,竟有一种别样的感觉。

    总算回去潘家大院,关门后,司其说话:“我住在你原先的屋子,你住哪?”

    哪里都可以住,这件事情不重要。重要的是司其来到潘家大院住下,更是住在潘五以前住过的房子里面。

    潘五想了一下回话:“我住的房子早拆了,现在的房子是按照以前的样子重建的。”

    司其沉默片刻:“知道了。”说完离开。

    看着司其进屋关门,房屋里亮起烛光。

    潘五看了好一会儿,刚想去别的房间,白鳄鱼来了,好像头猪一样快速拱过来,是在表达它的不满。

    潘五抱住,轻拍脑袋,找个房间住下。

    从这天开始,潘五留在潘家大院。

    想起以前忙碌制造鲸黄丹药的时候,还有匆忙喂养五百多头小战宠的时候,总是有种再世为人的感觉,那一切过去太久,好像是前世一样。

    在潘五回来的第三天,皓月公主来了。

    生在皇家,便是不由自己。

    皓月公主的目的很明确,留下潘五。

    前次,潘五在汉水寨出现过,皓月公主马上带兵过去,到处寻找一番没找到人。又让人去姜国打探消息,同样是没找到人。

    潘五回来时,曾在天上晃荡了很长时间,又带着司其一起挂在天上。有人将消息报给朝廷,皓月公主就又带人赶来。

    不仅是她,连皇上秦烨也是想要留下潘五。

    为了国家大业,该受委屈的时候,即便是公主,即便是皇帝,也要毫不犹豫的冲上。

    当院门打开,看见一身戎装的皓月公主,潘五愣了一下:“你怎么来了?”

    皓月本来平静脸庞,因为这句话忽然变得愤怒起来,不过跟着平息怒气:“我不能来么?”

    潘五让开身子:“请进。”

    皓月公主犹豫一下:“进不进无所谓,我来,是想听你说一句话。”

    潘五琢磨琢磨:“我过的比较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秦国人。”

    潘五苦笑一下:“你爹利用、算计我好几次。”

    “身处皇位,想的事情自然不同。”皓月公主说道:“姜事民不也是想杀你么?杀了好几次,跟他比,我爹好歹没有亲自动手,也没有下令杀你。”

    潘五挠挠头:“进来吧。”

    皓月公主又是犹豫一下,迈步进门。

    看看跟进来的两队侍卫,潘五点点头,转身往里走。

    司其也是迎了出来:“正好在做饭,你喜欢吃什么?”

    皓月公主有些意外,你不是高手么?怎么会浪费时间做饭?

    见她不说话,司其笑道:“你们先聊,我做饭。”转身去厨房。

    去到潘五住的房间,皓月公主没有坐下,站的笔直再次问话:“要怎么做,你才肯留在秦国?”

    潘五沉默了好一会儿:“你是个女人,也是个普通人,没必要把国家大业扛在肩上,太重了,会死人的。”

    “人总会死的。”

    听着风轻云淡的语气,潘五不得不摇头:“你疯了,你弟弟也疯了。”

    “身为皇家人,没得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你跟以前,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也是。”

    潘五苦笑一下:“坐吧。”把凳子踢过去。

    想了一下,从怀里拿出两瓶丹药:“许久没见,收着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

    “五级丹药,你不要可以送人,也可以培养很多五级高手。”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