3分快3基本走势图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手机阅读更精彩,手机直接访问 M.bqg6.cc

    有元神帮助,潘五看的很清楚,变成虚无的张天放快速钻进那人身体里面,和前次一样,在那人身体里面打坐,想要让元神跟那人的身体融合到一处。

    比进入潘五身体那时候要顺利多了,没多久就能看到那个人睁开双眼。是那个人的本能反应,临死前的最后挣扎。

    睁眼后发现不对,想要自救,却是不知道敌人在哪。只感觉哪哪都不对。

    挣扎着坐起来,跟着就要起身。

    呼通一声摔倒,朝潘五伸手:“帮我。”

    潘五自然没动,元神盯住了张天放的元神看。

    在那人身体里面,张天放催动功法,就是方才念给潘五听的那些,忽然之间,张天放不见了,好像冰雪融于水中一样,无声融进那个人的身体各处。

    又过去一会儿,那个人竟然看到了自己的手在动?

    反正就是不听自己控制了,手脚都是不听使唤的在动。而自己想要让手脚动起来,反是不能?

    正在吃惊中,眼前一黑,啪的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又过去一会儿,眼睛再次睁开,冲潘五微笑:“这就是夺舍之术。”

    潘五说:“不用这东西一样能夺舍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是野兽之法,它们只要依靠本能的吞噬即可。”

    潘五看了一会儿:“这个身体是不是快死了?”

    “是的。”刚说完话,那具身体就再也不动,闭上眼睛倒在地上,张天放再次出现在潘五眼前:“夺舍一次,就要费我一份力气。”

    潘五看向那个人:“这就死了?”

    “死了,他的身体承受不住我。”张天放苦笑一下:“你要是每天给我带来一百个人,用不到几天我也就死了。”

    潘五点头:“好主意。”

    张天放笑了一下:“过来看。”走去墙壁那里。

    潘五跟过去,才发现墙壁上面刻满了字。张天放说:“看吧,看完就走。”

    潘五不想看:“下次再说。”

    张天放苦笑道:“在我的世界,别人都是疯抢着要学习这些功法,你倒好。”跟着又说:“所以说你不正常,真正的修行者哪有你这样的?”

    潘五恩了一声:“再见。”说走就走,很快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张天放看了会儿墙壁,继续修炼。

    潘五回去找司其,很快回到船上。司其问话:“那个人呢?”

    “死了。”随口回上一句,继续沿着海岸航行。

    修行是什么?

    坐在船头的潘五在胡思乱想,天色忽然变阴,特别快,好像从天上垂下来一块黑色幕布一样,刷地一下,靠近海岸这一片的天空就黑了。

    潘五很意外:“要下雨?”

    “不止下雨,好像是飓风。”司其跳道海上,拽着小船朝岸边跑。

    这片海域倒是没有什么船只,潘五想了一下:“我去看看。”跑远一些,看到一艘渔船朝海边急行。

    天空亮起闪电,跟着咔嚓一声,大雨落下。

    潘五跑到渔船前面:“落帆!缆绳丢下来。”一句话说上好几遍。

    船上人不知道潘五要做什么,还有人拿着武器站在船头往下看。

    大船朝前直行,只要不停就一定撞到潘五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潘五腾身而起,斩断绳索落帆,抓住缆绳跳到海上,往海岸直跑。

    很快带渔船回到岸边,马上离开。

    到这个时候,船上渔民才知道潘五在帮他们,大声说谢谢。

    潘五已经跑没有影了,回去小船上问司其:“留在这里还是上岸?”

    司其有些犹豫:“上岸也要找住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潘五走出船舱往上看:“算了,留在这吧。”

    把小船拽上岸,俩人在船舱中躲雨。

    大雨下了一天,大风也是呼呼的刮。一天后,海水都上涨了许多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雨停下,潘五拽小船回到海中,继续航行。

    大略走了一个时辰,小船速度慢,没走出多远,却是看到海岸边一片狼藉景象。

    很多船只被掀翻在海岸上,到处都是散落着各种物品。稍远一点的地方有个村庄,此时已经是墙倒屋塌,入眼尽是惨象。

    村口站着一些人,还有人蹲着在哭。

    这是家没了,一场飓风刮过,一直的努力便是成为无有。

    潘五看了好一会儿,直到小船飘远,再也看不见为止。

    司其说:“没死人就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死了呢?”潘五淡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就这样,永远都有这种事情,是阻止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潘五恩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天前,他在琢磨什么是修行。经过一天时间,眼睛能够看到的整个村子没了,他有闲心修行,而那些人连活着都难。

    又想起张天放夺舍那个男人,当然是因为那个男人做了恶事,可是他的修行是什么?

    司其不愿意他胡思乱想,待太阳出来后,拿出炭火炉:“烤鱼吃。”

    潘五笑笑,纵身跳进大海去抓鱼。

    他能抓到各种大鱼,只是在抓鱼的时候也有了挑选,特别大的都是放过,小鱼也是放过,选了两条适中的凶鱼。

    凶鱼以鱼为食,它吃别的鱼,正应该被人吃。

    只是在烤鱼时候,潘五又开始胡思乱想。鱼也有自己的修行……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空闲时间太多了,真正劳累、辛苦的人,但凡有点时间都睡觉了。

    从这天开始,俩人又在海上晃荡了一段时间,似乎是南方多雨多飓风,在两个月时间立遇到三次飓风。每一次都要给岸上居民造成一些伤害。

    看着飓风快速移动,潘五又疯了,琢磨着要如何修行才能控制风控制雨?

    司其不让他胡思乱想,说卖了船,走陆路回去海陵城。

    好吧,潘五和司其上岸。

    在岸上走,最不方便的地方就是司其的容貌。

    美女有的是,但是美丽成司其这样的绝无仅有。司其的美丽能让人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若要论起最美丽的女人,当然还有初晨一个,不过,初晨是浑然天成,是自己长的。

    司其是尽善尽美的完美!

    太过美丽就是一种麻烦,上岸以后,在买船的时候,哪怕是不在意价钱,卖家也一定要多说几句。

    未必有坏心眼,实在是看见美女,想再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而对于潘五来说,跟陌生人多说几句话都是一种麻烦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好歹算是买了辆马车,坐进马车才算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潘五赶车,身边是大肥兔子,白鳄鱼在车厢里陪着司其。

    潘五走出船舱往上看:“算了,留在这吧。”

    把小船拽上岸,俩人在船舱中躲雨。

    大雨下了一天,大风也是呼呼的刮。一天后,海水都上涨了许多。

    好不容易等雨停下,潘五拽小船回到海中,继续航行。

    大略走了一个时辰,小船速度慢,没走出多远,却是看到海岸边一片狼藉景象。

    很多船只被掀翻在海岸上,到处都是散落着各种物品。稍远一点的地方有个村庄,此时已经是墙倒屋塌,入眼尽是惨象。

    村口站着一些人,还有人蹲着在哭。

    这是家没了,一场飓风刮过,一直的努力便是成为无有。

    潘五看了好一会儿,直到小船飘远,再也看不见为止。

    司其说:“没死人就是好的。”

    “也许死了呢?”潘五淡声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世界就这样,永远都有这种事情,是阻止不了的。”

    潘五恩了一声。

    一天前,他在琢磨什么是修行。经过一天时间,眼睛能够看到的整个村子没了,他有闲心修行,而那些人连活着都难。

    又想起张天放夺舍那个男人,当然是因为那个男人做了恶事,可是他的修行是什么?

    司其不愿意他胡思乱想,待太阳出来后,拿出炭火炉:“烤鱼吃。”

    潘五笑笑,纵身跳进大海去抓鱼。

    他能抓到各种大鱼,只是在抓鱼的时候也有了挑选,特别大的都是放过,小鱼也是放过,选了两条适中的凶鱼。

    凶鱼以鱼为食,它吃别的鱼,正应该被人吃。

    只是在烤鱼时候,潘五又开始胡思乱想。鱼也有自己的修行……

    说到底,还是空闲时间太多了,真正劳累、辛苦的人,但凡有点时间都睡觉了。

    从这天开始,俩人又在海上晃荡了一段时间,似乎是南方多雨多飓风,在两个月时间立遇到三次飓风。每一次都要给岸上居民造成一些伤害。

    看着飓风快速移动,潘五又疯了,琢磨着要如何修行才能控制风控制雨?

    司其不让他胡思乱想,说卖了船,走陆路回去海陵城。

    好吧,潘五和司其上岸。

    在岸上走,最不方便的地方就是司其的容貌。

    美女有的是,但是美丽成司其这样的绝无仅有。司其的美丽能让人惊心动魄。

    若要论起最美丽的女人,当然还有初晨一个,不过,初晨是浑然天成,是自己长的。

    司其是尽善尽美的完美!

    太过美丽就是一种麻烦,上岸以后,在买船的时候,哪怕是不在意价钱,卖家也一定要多说几句。

    未必有坏心眼,实在是看见美女,想再多看几眼。

    而对于潘五来说,跟陌生人多说几句话都是一种麻烦。

    他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    好歹算是买了辆马车,坐进马车才算好了一些。

    潘五赶车,身边是大肥兔子,白鳄鱼在车厢里陪着司其。

    最快小说阅读 M.bQg6.CC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