大发快3官网

    一秒记住【草莓小说网 】,无弹窗,更新快,免费阅读!

    潘五很有些不明白,不是都说能活好几年么?怎么都是一年之内就离开?

    算一算,在山里面也是待了很长时间。

    潘五苦笑一下,带着白鳄鱼去天机阁。

    他回去的时候,唐天川已经下葬,把第一师的位置留给他。甲子院也属于他。

    潘五不想接受,可地位这种东西从来跟实力有关,他是唯一修有元神的修行者,又教了很多老师学习古文字,他不做第一师,别人也不敢做。

    没有办法,潘五暂代第一师。

    司其依旧在闭关。

    唐师葬礼时,她出关一次。潘五回来,她又出关一次。

    看见潘五第一句话就是:“时间可能不够了。”

    潘五紧皱眉头:“为什么?”

    司其笑道:“这还有为什么?”

    潘五苦笑一下:“张天放也死了。”

    司其怔住,如果说张天放还活着,她就有可能折腾出来元神,张天放是最后希望。犹豫一下问道:“你知道怎么修炼元神么?”

    潘五叹口气:“你继续修炼,我去灵地一趟。”

    留下白鳄鱼,和金鸾回去灵地。

    地上地下两个洞穴,潘五看遍所有刻在墙上的文字。

    张天放真是不嫌累啊,湖底巨大洞穴,那么高那么大的地方,所有墙壁都刻满了字。

    一一看过,很多都是在沙滩上看过的法门。

    这里更全,而且不会消失。未来真有某个傻小子掉了进来,会不会因祸得福呢?

    用了三天时间,仔细看过所有文字。潘五看的很细,看到最后,怀疑张天放把所有时间都用来刻字了,刻完所有功法之后就死了。

    哪有这么巧的事情?尤其是墙壁最后面、也是最靠近地面的位置上有一句话:“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的,我走了,再见。”

    走了?是真的走了么?为什么还要再见?

    张天放是元神之体,要依赖灵气存活,难道会跑去留神之地?那里可是有很多十级高手的身体。

    这样一想,心底就有点忐忑,潘五实在不能确定这家伙到底死没死。

    早知道就留在灵地陪他了,不亲眼看到,到底不能死心。

    展翅飞去留神之地。

    进入后先是到处看过一遍,没有发现有人到来的迹象。再仔细看过每个院子每个房间每个洞穴,都是以前模样。最后才去冰室。

    冰室也是没有人来过的样子。

    在初晨那里待了多半天,傻傻站着看,想起张天放留下的许多功法,一一回想后说话:“有一种功法,元神离体可以去星空中遨游,自我封闭后保持不灭,寻到合适的星球落下,再去寻找合适的身体夺舍,就会重过一次人生。”

    “早学会这门功法,你也许就不用死在这里了。”潘五轻轻嘟囔几句,道别离开。

    这门功法就是张天放逃来这里所用,在关闭冰室房门的时候,潘五在琢磨着要不要修炼一下。

    又看过一遍这里,离开留神之地。

    张天放真是个混蛋,死都死的不让我安生。潘五有点郁闷,实在是不知道这家伙到底有没有死。

    不过,算了,随便吧。

    一口气回去天机阁,司其依旧闭关。

    长老们却是拽着他去开会。

    天机阁第一师,哪怕不管俗事,可总有很多事情要你拿主意。

    潘五不喜欢这些事情,可如此一来,竟然变得忙碌,没有时间悠闲,更没有时间偷懒。

    眨眼过去五六天,潘五怀疑被骗了,唐天川还在的时候,从来都没有这样忙碌过好不好?

    心下有疑问,去找无光询问。无光说唐师从来都很忙。

    不只是忙碌,还有几个疯子总要问问题。

    师者,传道授业解惑。潘五成为天机阁第一师,又是唯一修有元神的高手。石坚根本就像住在甲子院一样,天亮就在,天黑也不愿离开,总是有太多问题询问。

    不是故意讨好、也不是故意找麻烦,确确实实是许多想不出答案的问题,比如,石坚想要知道元神到底藏在哪里?

    这个问题随便一解释就要东扯西扯,扯上很多很多东西。

    石坚不是在山洞里面解剖尸体么,那家伙问潘五,能不能解剖活人?原因,他想知道手脚胳膊是怎么动作的,为什么脑子里有想法,身体就会动。

    潘五都快要被逼疯了。

    不过呢,在他发疯之前,有一个人先疯了。

    天机阁上寿命最长的吕祖,整日里都是在刻木头,刻木头是他的修行。

    这一天天色黑去,石坚刚刚离开,就听到远处轰轰乱响一片,潘五是第一师,按说不用过去。可毕竟是岛上最强高手,万一发生什么事情,可以马上解决掉。

    潘五很快赶过去,就看到吕祖身后那排木屋房门大开,吕祖在门口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潘五问了几声,吕祖冷冷看他一眼,竟然就转身跑了。

    潘五犹豫一下,进入房间……

    一排房屋,每一间屋子里面都是摆满了木偶。

    有士兵有凶兽有战车……好像是许多支军队一样。

    潘五有些不明白,这家伙每天雕刻的竟然是军队?有没有人知道?

    又有人进来房间,看见偶兵一样吃惊:“这是什么?”

    潘五没回答问题,出门去找吕祖。

    吕祖已经跑到天机阁最高处,站在山崖上哈哈大笑,跟着纵身一跃。

    潘五嗖的飞过去,一把抓住他。

    等落到地上,吕祖看向潘五:“我认识你。”

    潘五没说话。吕祖又说:“我的修行到了。”

    到了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这个时候,很多修行者跑过来,询问发生什么事情。

    吕祖哈哈大笑:“一切都是假的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是假的?”潘五问话。

    “修行是假的!”吕祖刚说完话,就看到后方山壁忽然爆出一团猛烈光芒,慢慢变淡,终于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转头看去,是乙五房,是潘五的房间。

    让别人看住吕祖,潘五飞去房间窗户。

    司其在里面打坐,全身飘出一种淡淡香气。潘五就在窗口位置,嗅了几下,这是元神的香气?还是司其的香气?

    刚这样想了一下,从司其头顶出现一个小娃娃,小巧玲珑美丽可爱。不过,跟司其的面貌不太像。

    潘五怔了一下,这就有元神了?张天放不是说要好几年么?

    稍稍回想一下张天放说过的话,就没有一句是对的,这家伙实在不靠谱!

    小娃娃出现后,呆呆地坐在司其头顶,什么都不懂什么都好奇的样子,两手扒住头发,转着脑袋左右看,还认真的看过自己,忽然看见对面的潘五,嘴巴张的好大。

    不知道是吃惊还是害怕,嗖的一下没了。

    潘五笑了一下,张天放倒是有些本事。

    在窗口待了小半个时辰,司其终于睁开眼睛,缓缓长出一口气,又深吸口气:“我有元神了。”

    “九级修为。”潘五嘟囔一句。

    司其愣了一下:“对啊,我九级就有元神了?”

    潘五问话:“能让她出来么?”

    司其凝思片刻,头顶上再次出现小娃娃,卧在头发上满是戒心的看着潘五。

    挺厉害的,我的元神一开始根本出不来。潘五凝神仔细看,小娃娃小心看他,俩人对视了好一会儿,小娃娃又回到身体里面。

    司其收功起身:“要感谢张天放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谢,不知道为什么,我总是觉得那家伙不靠谱,好像什么有隐瞒,要不就是骗了我。”

    司其沉思片刻:“没有啊。”

    不知道为什么,潘五总是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就这个时候,外面有人大喊:“潘师,潘师。”

    潘五探头出窗户:“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吕祖自杀了。”

    什么?潘五纵身跳出去。

    方才负责看护吕祖的一修行者说话:“吕祖说要跳海,就跑了,他们都追过去了。”

    这家伙真是嫌寿命太长了,不是跳崖就是跳海。潘五纵身飞起,很快追到前面一些人的身影,快速飞过去。

    吕祖还是很强的,一口气跑到海边,纵身跃起,扑通跳进大海。

    潘五追来落下,随他一起沉下去。

    吕祖往下游,很认真很努力的想淹死自己。

    潘五很随意的跟在旁边。

    吕祖是九级修行者,随便闭气都能活上半个时辰,往下游出一段距离后,发现憋不死,就主动吸气。

    潘五看的仔细,忽然一拳打来,吕祖在用鼻子吸进海水之前就被打晕了。

    潘五捏着吕祖的鼻子往上拽,一直拽出海面,甚至是拽着鼻子丢到岸上。

    吕祖躺着不动,有人问话:“潘师,他这是怎么了。”

    潘五没说话,心底很是有种无奈感觉。

    这时,长老们赶来了。

    潘五吩咐道:“绑起来,带回去。”

    长老们应是,找锁链和绳子,也是抬着吕祖回去。

    潘五则是回去乙五房间,可司其不见了。

    郁闷个天的,不会真出事吧?

    去司其住处找了一下,没有。

    又去岛上各处寻找,一样是没有。

    郁闷个天的,张天放啊张天放,千万千万别跟我闹幺蛾子!

    纵身飞去灵地,飞到一半才想起来,金鸾呢?

    自从张天放失踪之后,也就是死去之后,金鸾一直陪在潘五身边,现在怎么没了?

    不过现在管不到那些,潘五全力飞向灵地。

    没多久来到灵地,马上到处跑上一圈,地下老巢也是找过,没有任何发现。

    手机用户请浏览 阅读,更优质的阅读体验,书架与电脑版同步。
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